欢迎访问pc28投注平台官网网站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Hi话题」除了拍卖行当代水墨还有这些绕不开的

发布时间:Mar 09, 2019         已有 人浏览

  二级市场这台戏人走茶凉后,直到今天,很多水墨艺术家在一级市场的价格仍然居高不下。甚至有的艺术家年份、风格、尺寸近似的作品,一级市场的价格是二级市场的十倍!这样真的合理吗?

  相比于大多数画廊每月一个新展的节奏,墨斋INK Studio2018年只有3个新展览开幕。这也是源于画廊有着严格的策展标准、展览设计和布展标准、研究和出版标准。余国梁坦言,由于在展览的各个环节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决定了画廊不可能每年举办五次以上的展览活动。

  如果盘点下2018年当代水墨的一级市场的“蛛丝马迹”,我们不难发现:两大新增的水墨类艺博会——“艺术西湖·国际水墨博览会”正式亮相,“水墨现场INK NOW”宣布即将落地台北亮相;5月份,“新工笔”代表艺术家郝量与高古轩画廊合作并在纽约推出个展,让水墨艺术在国际舞台上再次进阶;6月徐累与马勃洛画廊的第二次个展合作也落地马德里;苏富比撤销了中国当代水墨部门,此前任职该部门的龙美仙女士(Mee-Seen Loong)加入墨斋INK Studio团队……

  然而香港地区的情况则与内地有很大不同:20世纪70年代起香港就有画廊开始关注当代水墨了。刚刚迈入45周年的世界画廊,是香港本地历史最悠久的画廊,现任总监杨永金(Kelvin)于2008年加入世界画廊,也正是那年,经济危机重挫了内地当代油画市场。杨永金在谈到当年这场往事时表示,香港此后的三四年也都被笼罩在经济危机的阴霾下。当时经营了30多年的世界画廊将展览数量减到每年5—6个,并增加了水墨艺术的展览比重。从2009年至今,世界画廊每年的展览有一半以上都是水墨艺术展。

  面对差价这个似乎略显棘手的尴尬问题,画廊的定价也需要更加谨慎。在徐娟看来,目前当代水墨艺术家们“一级市场相对稳定,尤其在北京、上海;二级市场很不稳定,显得混乱……但还是要看具体的作品系列。一、二级市场价格平衡非常重要,即使短期不平衡,长期必然找回差额。”但同时徐娟也表示,在画廊的定价上会根据市场情况与艺术家分析,并参考他们既有的市场情况、同类艺术家水平及定价,尽量把价格定在下限,让收藏家觉得踏实。

  2017年3月,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被遗忘的典范:梁铨创作与潇湘八景美学传统”展览现场(图片来源: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2018年3月,由东京画廊+BTAP、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院美术馆联合主办的“第五届新朦胧主义总结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当代水墨在二级市场“坐过山车”的那几年,徐娟表示MEBO SPACE美博空间经营的作品并未受到影响,这也是因为自己和团队“一边做推广一边做教育,并谨慎选择合作的艺术家、定合理价格”,这也培育了成熟并且有见解的藏家。由于徐娟出身专业美院又在比较好的时间进入了艺术圈的中心机构工作,加上十几年的积累,MEBO SPACE美博空间的合作名单中,有一批优秀的来自美院的艺术家。徐娟透露,北京比上海接受水墨艺术的程度更高。“水墨藏家群体明显年轻化,我们已经有一家两代人都成为了我们的客户,但分别选择自己喜欢的艺术家,同一艺术家收藏不同系列,明显趣味有差别但又有传承,很有意思。”谈到客户们对画廊所带的水墨作品的口味,徐娟表示不同地域的客人有明显的不同趣味:“北方地区除了北京偏传统,南方地区除了南京偏现代。”

  水墨作为根植于中国传统的、每个中国人都熟悉的语言,发展到今天早已摆脱了媒材单一性的局限,发展出不同的创作手法及表现方式。但它所处的外部环境和自身发展都有着极高的门槛,同时也面临着新的挑战。2008年的经济危机让当代油画的二级市场遭遇腰斩,当代水墨迅速被资本挑选成下一个替代品推上神坛。二级市场的走俏很快也推高了一级市场的价格,最有代表性的则是山东青州一带的水墨艺术家。然而他们的行情却不是专业画廊步步为营耕耘出来的,而是“倒爷”作为中间商,在艺术家和买家中间做订件生意一手炒高的——据平艺术总监许志平透露,之前一位“70后”艺术家的价格只用了一年就从5000元/平尺炒到了30000元/平尺!

  目前一级市场的价格到底靠不靠谱?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墨斋INK Studio时,余国梁谈到,因为一级市场的价格由艺术家和画廊制定,而画廊肩负着平衡供求关系并找到足够的买家来消化供给的重任,所以当代水墨在一级市场的价格是合理的。“大多数当代水墨艺术家的市场还不够成熟,在二级市场无法持续销售,尤其是在一级市场还有更好的作品可供选择的情况下。因此,对于活跃在一级市场上的在世水墨艺术家来说,二级市场的价格会有很大的波动。”

  “一画会”成立于1971年,是香港绘画艺术里程碑的“新水墨运动”的先锋,其精神对于香港艺术语言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杨永金看来,当代水墨的市场是从香港开始的。除世界画廊外,在汉雅轩、方由美术、艺倡画廊、嘉图现代艺术、3812画廊、季丰轩等众多香港画廊的艺术版图中,当代水墨都占据不小的比重,甚至有的画廊代理的全部艺术家都来自此范畴。谈到目前当代水墨在香港市场的现状及藏家结构,杨永金表示,从1950年代发展到今天,香港的当代水墨市场和藏家都已经成熟到一定阶段,因此香港的艺术市场很少经历大起大落的情况,并且香港的一级市场还是相对冷静的。反观内地,收藏当代水墨的藏家数量并不稳定,在这样的前提下快速扩张而造成的消费不足导致了价格的“大起大落”。同时杨永金表示:“香港有一批非常重要而稳定的水墨艺术收藏家及机构。其中有部分是驻香港的外国人或机构,这使得水墨艺术可以向国际间传播。”

  2018年7月,墨斋INK Studio“徐冰:文字与自然”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墨斋INK Studio)

  提到墨斋INK Studio,或许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这家活跃在一线的画廊推出过徐冰、王公懿、郑重宾等我们耳熟能详的艺术家,其身上“专注于当代水墨”的标签太具有辨识度;“陌生”则也是因为专注于水墨,似乎让它与当代艺术核心圈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有那么一点“遗世独立”的意味。墨斋INK Studio创始人余国梁(Craig L. Yee) 是一位美籍华裔,他在2013年与另外两个美国人林似竹(Britta Erickson)、雷澄泉(Christopher Reynolds)共同在北京创立了这家画廊,专注于耕耘文革后中国大陆重要的水墨艺术家们。正是那一年,苏富比、佳士得在纽约纷纷推出中国当代水墨展售会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首次举办中国当代水墨的第一个大展“ink art水墨”的2013年。

  2018年10月,汉雅轩“严善錞、曹晓阳:白水黑山”展览现场(图片来源:汉雅轩,摄影:Kitmin Lee)

  2018年11月,MEBO SPACE美博空间“穿行——武艺的古今中西”(图片来源:MEBO SPACE美博空间)

  不久前我们盘点了当代水墨艺术家的二级市场行情。在苏富比撤掉中国当代水墨部门及中国嘉德推出了“新文人画”专场这样扑朔迷离的背景下,也不妨将目光投向一级市场。毕竟像墨斋INK Studio这样纯粹专注于当代水墨的画廊并不多,在大部分画廊的经营方向上,当代水墨只是其中的一个板块;但是也有不少画廊在2018年推出了当代水墨艺术的展览。那么

  如2007年就进驻798的台湾画廊——亚洲艺术中心,陆续在北京空间推出了杨识宏、郑重宾、沈勤、高行健、杭春晖等两岸三地华人当代水墨艺术家的个展及水墨主题展;具有国际视野的艾米李画廊也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活墨生香——当代水墨联展”,艺术家名单包含李津、刘庆和、吕鹏、何建国、王劲松、朱伟、于继东、武艺、邵戈、彭薇,之后也推出了沈勤、孙浩、张见、高茜等艺术家的个展及水墨群展;艺·凯旋画廊对张天幕、李关关、祝铮鸣等艺术家进行过个展梳理及水墨群展呈现;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13年起陆续为刘庆和、梁铨、肖旭、郝量、彭剑等当代水墨艺术家举办个展,同时也举办了多个学术研究型的水墨群展。同时在2015年,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也与玉兰堂共同协办了李津在龙美术馆的个展“无名者的生活——李津三十年”;而致力于挖掘青年艺术家的玉兰堂,水墨名单除了李津之外,也有刘天怜、狄青等“80后”的新工笔艺术家……此外,东京画廊+BTAP打造“新朦胧主义”系列展览,合作艺术家中也有徐冰、曾健勇、田卫、林于思、朱建忠等人;凯撒贝塞什的合作艺术家包括杭春晖、彭薇、徐华翎、马灵丽等水墨新一代……但在这些机构中,“当代水墨”都只是画廊经营的板块之一。

  几位画廊总监们纷纷表示,当代水墨在一级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前景不可估量。余国梁提到的一点或许说明了什么:从墨斋INK Studio创办以来,画廊所有艺术家的一级市场价格都在稳步上涨。台北已经倒计时的“水墨现场INK NOW”究竟会表现怎样?或许也代表了当代水墨在一级市场的风向标吧!

  同时余国梁也提到自2013年墨斋INK Studio成立至今,画廊所有艺术家的一级市场价格都在稳步上涨。“从艺术历史重要性的角度来看,当今最优秀的当代水墨艺术家现在的价格,只是他们长期价值中的一小部分。”谈及对一、二级市场价格差异的担忧,余国梁对此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你担心价格的短期波动,这可能是你把艺术视为投资的信号,或者更糟糕的是通过投机赚钱。虽然艺术具有金融价值,可以作为储蓄形式;但艺术品本质属于非流动性的资产类别,这意味着很难迅速出售。在中国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有才干的人赚钱。投资艺术品是最困难和最不可靠的方式之一。”

  据余国梁透露,2018年墨斋INK Studio面向私人藏家的销售额比2017年增长了60%以上,更是2013年的6倍以上。问及“什么样的当代水墨更好卖”时,余国梁则对此回应道:“问‘什么样的作品更好卖’,就像问什么样的精神要义在今天更受欢迎。所有的事物都一样,流行、受欢迎并不是价值或重要性的必要标志。在我们看来,能够体现当下社会的真实、精神和非物质价值的,才是最好的作品,才是值得藏家关注并且传承给下一代的艺术。”而随着龙美仙女士的加入,墨斋INK Studio此前以大陆艺术家为主的阵容,或许也将在未来拓展至更广阔的范围。

  另一间中国大陆地区当代水墨领域具有建树画廊还有MEBO SPACE美博空间。美博文化执行董事徐娟有着非常资深的当代水墨收藏与经营经验,从2004年起徐娟就开始收藏中国当代水墨,2009年起美博文化先后创立了两大展览品牌“传统的复活——中国当代艺术的另一条线索”(与新闻出版总署合作)、三年一届的“工在当代——中国工笔画大展”(与中国工笔画学会合作),MEBO SPACE美博空间虽然不是只专注于当代水墨艺术,徐娟也很早就表示不希望被贴上“只做水墨”的标签,但画廊的合作名单中,以武艺、徐累为代表的当代水墨艺术家占据很大比重。

  为了耕耘当代水墨市场,画廊都做了什么?此刻恰逢“台北当代”“水墨现场INK NOW”两大博览会倒计时,世界画廊将租下一家摄影棚为其代理艺术家吴季璁举办一个对外开放三天的特别项目“东桥西照”——在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 HK)中,吴季璁将传统水墨和影像新媒体结合的作品,于VIP首日两小时内全部售罄。在平日的经营中,对美术史的梳理项目也是贯穿画廊工作的重点:如2014年世界画廊从给刘国松举办个展开始,连续做了4个“五月画会”艺术家的个展及群展——这也是目前画廊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其他以美术史为线索进行梳理的对象也包括1950-1960年代的“中元画会”和1970年代开始的“一画会”。

  2019年1月,世界画廊“一画会”群展,艺术家名单包括:周绿云、徐子雄、靳埭强、顾媚、梁不言、梁巨廷、吴耀忠、潘振华、王劲生、杨鹢翀、王无邪

  2015年9月,由玉兰堂、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协办的“无名者的生活——李津三十年”在龙美术馆(浦东馆)展览现场(图片来源:本刊资料室)

  在国际画廊纷纷入驻、艺术市场日渐全球化的香港, 这里的当代水墨会产生危机感吗?杨永金认为,“在香港经营水墨艺术的机会,在于这个城市有良好的水墨环境,但也充满挑战。毕竟香港是一个只有700万常住人口的城市,如何把水墨艺术市场拓展到亚洲或者欧美的其他地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在当代水墨领域,学术研究和市场推广还有很大的空间,机会和挑战并存。”

  按照余国梁的说法,墨斋INK Studio刚成立时,很多中国人认为他们的项目要么不传统、不属于“水墨”,要么就太传统、不符合“当代”的要求;而在西方建立一个专注于单一媒介的当代画廊,这个想法似乎不合时宜,而且在概念上也与国际当代艺术形式格格不入。的确,放眼中国内地的当代艺术圈,面对当代水墨这一板块,多数画廊仍然持谨慎态度或是不会轻易涉足;虽然不少画廊的合作名单中都有当代水墨艺术家,并且也会以个展或群展的形式企图进行梳理,但总体而言,当代水墨在这些画廊的全部版图中仍不占据主要地位。

pc28投注平台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ICP备100013626号